京津冀“断头路”打通记

 

新华社记者孙杰、张涛、齐雷杰、闫起磊

 

 

  一条潮白河,隔开了北京通州和河北三河市燕郊。多年来,住在燕郊的数十万北京上班族,每天要经历一段堵路又堵心的艰辛历程。

  一条因行政区划藩篱,曾被期盼多年而无法对接的“断头路”,3月29日跨越潮白河实现正式通车。这条受到外界关注的路,成为京津冀互联互通的一个缩影。

  京津冀协同发展自2014年实施以来,不断消融了行政区划阻隔的坚冰,打破了各自为政的利益格局,改变了“一亩三分地”思维定势,京津冀累计1600公里“断头路”打通了。

 

畅通“血脉”势在必行

 

  跨越潮白河,连通河北燕郊北外环和北京通州徐尹路的燕潮大桥正式通车了,当地百姓欣喜相告。

  “我爱人每天‘朝五晚九’,凌晨5点多就要起床,开车进京上班。大桥通车后,去北京多了一条主干路,拥堵就能缓解很多。”家住燕郊美林君渡小区的张海燕说。

  一座大桥通车,为何会牵动众多关注目光?答案是燕郊进京路实在太堵了!

  河北三河、大厂、香河三县,历史上就与通州地缘相接、人缘相亲,交往密切。从天安门沿长安街向东30多公里,就是燕郊,这里到北京中心城区比不少北京郊县更方便。近年来,燕郊聚集了上百万人口,其中包括数十万“北漂一族”。他们像潮汐一样,白天进京上班,晚上回燕郊居住。

  途经燕郊的102国道是廊坊北三县进京主要通道,已陷入长期严重拥堵。

  道路堵车,群众堵心。“人进去,相片出来;饼干进去,面粉出来。”“挤!实在是太挤了!每天都像经历春运。”“有时候,人在公交车上双脚都不能平稳沾地,成为‘悬挂人’。”虽是戏言,也反映着不少两地群众的心声。

  改变堵车又堵心的窘境,打通进京新通道势在必行。“多年前,三河修路想跟北京去对接,可以说是‘剃头挑子一头热’,经常无功而返。”三河市一些干部说,京津冀协同发展改变了这种状况,“断头路”迎来打通契机。

 

协同发展的春风融坚冰

 

  燕郊域内102国道北侧4.5公里左右,是燕郊北外环路。多年来,群众一直盼望这条路能向西跨越潮白河与通州徐尹路对接,成为进出北京新通道。

  2014年,京津冀协同发展号角吹响。作为区域协同发展的“开路先锋”,交通一体化与生态环境保护、产业升级转移一道,被确定为京津冀协同发展三大率先突破领域。

  京津冀一批存在多年的“断头路”,迎来互联互通的转机。

  京冀合作共建横跨潮白河的燕潮大桥及连通大桥两侧道路的工作进入快车道。三河市水务局副局长宋江浩说,徐尹路向东跨过潮白河纳入了北京市道路交通规划,为打通“断头路”创造了条件。

  宋江浩说,燕潮大桥投资3亿多元,三河市想把大桥建成一个高标准的标志性工程,选择了一级资质的设计单位、高水平的专业建桥公司和监理公司。

  燕潮大桥的桥面宽阔平整,分为主桥和引桥两部分,330米长度的大桥只有两跨,能减少桥墩对行洪的阻碍。2017年底,大桥主体工程竣工。通州一侧6公里的徐尹路二期工程也于2017年竣工。随后,三河市对大桥进行涂装和亮化,项目于2018年12月完工,具备了通车条件。

 

区域深度融合进入新境界

 

  “京津冀协同发展给老百姓带来不少实惠。”在燕潮大桥西岸,通州区高各庄、南马庄等地几位女村民告诉记者,她们娘家就是河对岸燕郊的,多年前嫁到通州。大桥通车后,开车回娘家只要10分钟左右,娘家、婆家终于“同城化”了。

  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深入推进,不少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正在变成现实。三河市政府介绍,除了燕潮大桥修通,平谷线等轨道交通也将推进建设,北京轨道交通首次确定延伸到河北。另外,连接通州和廊坊北三县的厂通路也有望打通。

  京津冀之间一条条曾经堵心的路正变得舒心。河北省交通运输厅数据显示,五年来,京津冀已累计打通“断头路”1600公里,环首都半小时通勤圈覆盖区域逐步扩大。   

  路通了,心近了,京津冀区域发展迈进深度融合新境界。作为北京城市副中心的近邻,廊坊北三县将与北京通州区“统一规划、统一标准、统一政策、统一管控”,通州产业、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等将向廊坊北三县延伸布局。

  不久前,北京与廊坊北三县签约52个项目,意向投资额超300亿元。这些项目,将推动北京产业、公共服务、城市运行保障等向北三县延伸布局,引导北三县对接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促进北三县在京就业人口就地就近就业,为将北京城市副中心打造成北京重要“一翼”提供支撑。

  路通人和百业兴,京津冀协同发展向纵深迈进。

  新华社石家庄3月29日电

 

责编: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