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高空开“豪车”

▲刘家琼在70多米的空中熟练地操纵着塔吊(3月7日摄)。

  新华社记者胡超摄

  曾有恐高症,但现在是一名在空中作业的塔吊司机;虽在喧闹的工地上工作,但每天上班前都会抽出半小时,画上精致的妆容;虽身形瘦小,但爬塔吊的速度比很多男操作工都快……25岁的刘家琼给人的印象十分有趣,看到她在70多米的空中熟练地操纵着巨大的塔吊,人们不由得连声赞叹。

  坐在几十层楼高的驾驶室里,操纵着控制方向和控制高低的两个操作杆,巨大的动臂准确地吊起建材,在空中移动后,又准确地卸到指定地点。这是刘家琼工作的场景。在中建二局西南分公司的昆明“春之眼”大楼工地上,女性不多,而开塔吊的女孩更是屈指可数,刘家琼成了大家眼中的“女汉子”。

  现在,她工作的塔吊已70多米高,从地面爬到驾驶室,她只需三分钟左右。“别看我年纪不大,但我干塔吊已经几年了。”提起自己的工作,刘家琼一脸自豪地说:“你一定不会想到,我以前患有很严重的恐高症,只要站在高处就会头晕腿软。”

  刘家琼的老家在云南省大关县的一个小山村,和塔吊结缘纯属偶然。5年前她在广东打工,一次,她去工地找朋友玩,开塔吊的朋友给她看了在塔吊上拍摄的美景,这深深地震撼了她。如果也能在塔吊上,亲眼看到这些美景,该有多好!梦想一瞬间在她心里萌发:成为一名优秀的塔吊司机。

  家人反对她的决定,觉得工地上太辛苦,一个女孩在那么高的地方工作太危险,希望她能找份安稳的工作。但她从小就有点男孩子气,胆大,性格倔。尽管家里很多人反对,依然坚守自己的梦想。

  考塔吊操作工证之路很困难,特别是要与恐高症做斗争。第一次爬吊塔,她咬着牙沿着铁架慢慢挪动。上到一半时,突然感到头晕腿软,上不敢上,下不敢下,在半空中摇摇欲坠,她的手心和额头止不住地冒汗。

  为了克服恐高症,她有意地锻炼自己,一有机会就练习攀爬,每天跟着师傅在驾驶室里学习。凭着一股韧劲儿,半个多月后,她以优异的成绩拿到了证书。

  2016年,刘家琼开始开塔吊。三年来,她参与建设了很多高楼。“现在,我正在参与建设昆明的‘春之眼’,比我以前参与建设的最高的楼还要高出一倍。”刘家琼说。

  在感受着梦想实现的喜悦同时,她也体会到辛苦和危险。驾驶塔吊看起来很酷,实际上却需要操作员胆大心细、眼尖手准,更要时刻保持精力集中,来不得半点马虎。

  在高空中很难看清地面上的具体情况,所以每个塔吊操作工都要和地面工人进行配合,他们就像塔吊操作工的眼睛。刘家琼有两个固定的搭档,配合得很默契。

  一次,刘家琼要吊运一个十几吨重的钢柱,当吊起重物的那一刻,塔吊开始微微前倾,控制起来很困难。她迅速操作手杆和控制器,精准地操纵机械臂,在搭档的协助下,慢慢地把钢柱吊到合适的位置。运送完成后,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浸湿。

  夏天,一个人坐在只有两平方米的操作室里,非常闷热,阳光穿过玻璃照射进来,晒得皮肤火辣发红。塔吊上没有厕所,爬上爬下又耽误施工,所以刘家琼往往长时间不喝水。在密闭的空间里一坐就是一整天,导致她的手臂、颈椎、腰椎经常酸痛。

  刘家琼最怕的还是恶劣天气带来的危险。刮风下雨不仅会给施工带来麻烦,甚至还会有危险。

  遇上大风天,塔吊被风吹得剧烈晃动,调运的材料也跟着在空中摇摆,一旦操作失误,就有可能撞到地面上的工人或设施。下雨的时候,驾驶室的窗户上全是水,一片模糊,她只能听着地面人员在对讲机里指挥,靠感觉来进行操作。

  尽管很苦、很忙,但刘家琼很喜欢塔吊司机这份工作。能够用自己的双手,把城市建设得更加美好,让她感到荣幸与骄傲。“我不后悔自己的职业选择!”刘家琼说。

  (记者王长山、杨牧源、庞明广、胡超、王安浩维)

新华社昆明4月2日电

责编:admin